• <i id='yl5za'><div id='yl5za'><ins id='yl5za'></ins></div></i>
  • <tr id='yl5za'><strong id='yl5za'></strong><small id='yl5za'></small><button id='yl5za'></button><li id='yl5za'><noscript id='yl5za'><big id='yl5za'></big><dt id='yl5z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l5za'><table id='yl5za'><blockquote id='yl5za'><tbody id='yl5z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l5za'></u><kbd id='yl5za'><kbd id='yl5za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dl id='yl5za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yl5za'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yl5za'><strong id='yl5za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yl5za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ns id='yl5za'></ins>

          2. <acronym id='yl5za'><em id='yl5za'></em><td id='yl5za'><div id='yl5z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l5za'><big id='yl5za'><big id='yl5za'></big><legend id='yl5z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span id='yl5za'></span>

            不要欺負他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菠萝蜜视频播放器_菠萝蜜视频观看无限制版_菠萝蜜视频在线观看

            飛針走線
                好不容易等到周末,王平安寢室的三個人終於能一起玩遊戲瞭。肖作峰有電腦,留在瞭寢室裡,王平安和馬大海沒電腦,去瞭網吧。
                他們玩的是三對三的競技遊戲,廝殺瞭幾個小時,直到晚上十點半才分出結果——王平安寢室三個人占得先機,贏下瞭比賽。
                王平安和馬大海十分得意地從網吧回到宿舍。推開寢室門,王平安便興奮地叫道:“肖作峰,最後一局你那一招實在是太高……”
                王平安的話還沒說完,就硬生生地咽瞭回去。
                寢室裡凌亂不堪,尤其是肖作峰的床鋪,他的筆記本電腦都掉到瞭地上。而肖作峰則倒在地上,痛苦地掙紮著,雙手胡亂地在空中揮舞。
                讓王平安和馬大海感到恐怖的是,肖作峰的嘴唇上連著一根線,而線的源頭來自上方一枚飄在半空中的繡花針。那枚繡花針像是被一個人拿在手中,一下一下地從肖作峰的雙唇上穿過。
                肖作峰的整張嘴已是血肉模糊,但是卻怎麼也阻止不瞭那枚無人操控的針。
                王平安和馬大海詫異莫名,走進寢室想要幫助肖作峰,但是卻不知從何下手。
                與此同時,那詭異的針線越來越短,最後繡花針穿透肖作峰的上下唇,釘在瞭他的嘴上。
                肖作峰殺豬似的呻吟著,卻因為嘴被縫起來而說不出一句話,求助似的看著王平安和馬大海。
                王平安和馬大海以為一切都結束瞭,但是卻突然聽到一陣走路的聲音。二人順著聲音看去,隻見寢室窗前居然漸漸地出現瞭一個模糊的影子。接著,那個影子推開窗子,慢慢地爬上瞭窗臺。跳出窗子前,那個黑影緩緩回頭看瞭王平安和馬大海一眼,然後便消失不見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一切仿佛是在做夢,等到寢室隻剩下被縫上嘴的肖作峰的痛苦呻吟聲時,王平安和馬大海這才回過神,上前把肖作峰從地上扶瞭起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 看肖作峰這個慘樣,王平安和馬大海當即攙扶著他到瞭附近的一傢醫院。可是當王平安和馬大海兩人掛完號回來,看到坐在椅子上等著二人的肖作峰後,全都愣在瞭那裡。
                肖作峰嘴上被縫上的線和針居然不見瞭,隻剩下紅腫、流血的嘴唇依然觸目驚心。
                二人以為是肖作峰自己忍痛把針線拆瞭下來,但是詢問之下,肖作峰顯得比二人更加驚訝。顯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嘴唇上面的針線到底哪裡去瞭。

                踢出QQ群
                給受傷的嘴上瞭點兒藥後,肖作峰便隨著王平安和馬大海回瞭學校。三人回到寢室的時候,已經是凌晨時分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肖作峰這時勉強能說話瞭,王平安和馬大海便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可是在肖作峰艱難地敘述之下,二人還是一頭霧水,因為肖作峰說……
                肖作峰和王平安、馬大海在網上和別人對戰時還是好好的,隻是退瞭遊戲後沒多長時間,他突然看到寢室的門開瞭,但是卻沒有人進來。當時他很納悶兒,因為根本就沒有風,那門不可能是被風吹開的。他以為是什麼人的惡作劇,但是走到門外卻沒有發現任何人。當他回到寢室想要把門關上時,門卻自己“砰”地一聲關上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肖作峰額頭上頓時冒出瞭冷汗,他平時除瞭玩遊戲還喜歡看電影。像他遇到的這種情況在電影裡太常見瞭——那就是鬼來臨的前兆啊。www.5aigushi.com
                別自己嚇自己,別自己嚇自己!他心中這樣安慰著自己,卻突然感覺到身後傳來陣陣涼風。他顫巍巍地扭著頭,卻猛地被一股大力推倒在瞭地上。接著,他就感到眼前一花,像是有什麼東西撲到瞭跟前。同時,他看到一枚穿著線的銀針猛地向自己刺來……
                王平安和馬大海都聽傻瞭,沉默瞭一會兒,王平安說道:“你怎麼會招上鬼的,你做什麼虧心事瞭啊?”
                肖作峰哭喪著臉,搖著頭:“我能做什麼虧心事啊,我要麼去教室上課要麼就在寢室玩遊戲、看電影,平時很少跟人接觸的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這倒是實話!但是,鬼不會無緣無故地纏上一個人吧?
                雖然現在鬼已經走瞭,但是他們三個人都放心不下,因為誰也不知道鬼還會不會回來,會不會“愛屋及烏”,到時也把王平安和馬大海“臨幸”一下。
                好在後半夜沒有發生什麼事情,時間在三人的忐忑不安中過去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三個人都沒怎麼睡覺,但是上午有課,誰也不能不去,便都早早地爬起來去洗漱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王平安正搓著臉上的洗面奶,突然聽到寢室裡的馬大海叫道:“哎,那個二貨又在QQ群裡罵咱們瞭,看樣是昨天沒被虐夠啊!”
                聽瞭這話,王平安用水抹瞭幾把臉,大笑著走過來:“就是昨天和咱們對戰那一隊中的那小子?我記得當時肖作峰把他禁言瞭,他在QQ群裡不能說話,隻能看著咱們罵他,想想就好笑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馬大海點瞭點頭:“嗯,肖作峰是群主,我是管理員,這傻小子居然敢跟咱們裝,真是好笑。他遊戲玩得也爛,幹脆把他踢瞭算瞭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王平安點瞭點頭:“就是。”鬼群:34356744,敲門暗號:鬼故事or鬼大爺。
                馬大海似乎又罵瞭一句,然後笑著把那個名為“不要欺負我”的二貨給踢出瞭QQ群。